在任何时候思考都是可以自主的–李笑来

本网站用的阿里云ECS,推荐大家用。自己搞个学习研究也不错

我在得到上的收费栏目,有很多人“转卖”、“团购”、“分销”…… 于是,经常有人问我,你怎么看待这样的现象?

我有我自己的价值观,于是,我当然会有我自己的结论。我说的是真心话:

我真的没空在意那些人…… 因为在美好的世界里,有更多的聪明人。

事实上,这种情况随处可见啊。以下是我在新生大学办的写作课是讲到的内容 —— 也是在分析这种情况。


…… 今天我们在往回退一步,定义究竟是什么?定义为什么那么重要?

我写《七年就是一辈子》,核心就是告诉大家,我们要不断升级自己的操作系统,而我们的大脑若是一台计算机的话,那么,它的操作系统的核心,只不过是概念。进而一个人是否聪明,取决于两件事情:

  1. 脑子里是否有足够多的、清晰准确的概念;
  2. 那些概念之间是否有足够多的、清晰准确的连接……

对,整本《七年就是一辈子》就是再说一个事儿,概念是我们的大脑这个操作系统的核心,所谓的升级我们的操作系统,就是,学习新的概念,应用新的概念,打磨已有的概念、升级已有的概念。

上学的时候,我们肯定学过,每个概念,都是由两部分构成:

  • 内涵
  • 外延

所谓外延,是概念所指的对象;所谓内涵,是那些对象的属性。

我想大家一定还有印象,在这里我就不再重复这些初中就学过的东西了,我直接拿个我们五百人里都刚刚经历过的事情做例子,这样大家的理解会透彻。

我们来看一个概念:

分享

什么是分享?

大家看到了,我们的课程结束之后,有很多人几乎是迫不及待地把写作课笔记“分享”出去,现在微信的许多群里,四处都是这些写作课笔记…… 而进行“分享”的人,获得了很多的感谢,那感觉一定不错。

事实上,我并没有阻止这些行为。说实话,是因为我早就知道一定会出现这种情况。我们的这个群里也有一些朋友意识到哪儿不对了,于是开始从版权角度讨论这个问题。

我自己呢,大家也知道,是对目前国内的版权保护状况有自己理解的人,大家也知道我是那个把很多内容长期免费公开在网络上的人,是那个对盗版者不理会的人,是那个对某些不小心购买了盗版的人好意通知更全的版本在哪里的人…… 所以,即便是有人侵犯了我的版权,我也只不过是笑嘻嘻地看着,真心无所谓。这么说,外面的人也许会认为我是装的,但,我相信你们是真的理解我的,我就是这样的人 —— 因为我的价值观决定了我的行为、我的选择,甚至我的心情。

所以,我也懒得从版权角度出发看待这个问题。我们从清楚思考的角度出发,看看如何才能把这事儿从最朴素的角度看清楚。

回到这个问题:

什么是分享?

仔细听,我是这么认为的:

我有一个好东西,属于我的好东西,我拿出来,分给大家,这是真正的分享。这没问题。
你有一个好东西,属于你的好东西,你拿出来,分给大家,这是真正的分享。这也没问题。
你有一个好东西,属于你的好东西,我拿过来,分给大家,这好像哪儿不对了罢?这还是真正的分享吗?

这不叫分享的,这种行为非说有说法的话,是这么说的:

慷他人之慨

你看,我们再把道理说清楚一点:

  • 我讲课,我可以免费,我也可以收费;我决定收费,因为我知道我能承受市场的考验,我知道我拿出来的东西,一定超值…… 没这个把握,我也懒得做这事儿。
  • 于是呢,我讲课,你付费,我讲的有道理,那你就受益;若是那收益超出你的预期,你得感谢我,虽然你之前付费给我了,但你还是要感谢我,不是吗?
  • 后来呢,我讲课,你付费了,可有更多的人没有付费;后来你发现我讲的有道理,于是你拿出去,让没交钱的人也受益……很多人感谢你,你自我感觉也很好,觉得自己做了件好事儿;可是,你有没有真正认真思考过,你获得的那些感谢,原本应该是我的呀!可怜的我,不仅没收到钱,连感谢都被你截胡了,不是吗?

那你为什么会有那么强烈的欲望慷他人之慨,还以为自己在分享呢?

  • 因为你自己没有好东西啊!
  • 因为你潜意识里知道你这么做会被夸奖啊!

而所有的这些,你可能都是没有恶意的,而所谓的没有恶意,其实只不过是因为你从来不认真思考,从来不审核自己正在使用的概念,所以糊涂啊!

你们仔细想想我说的对不对?

注意,你们有没有发现,我并没有谴责那些慷他人之慨的人,为什么?这也是在日常生活中我基本上懒得从道德层面吐槽他人的根本原因:

  • 他们常常并不是坏人,只是糊涂而已。若是有恰当的训练,他们可以做到不糊涂。只要他们不糊涂,他们就是好人。

反过来,你现在设身处地地想想,换作你是我,在过去的一周里,你自己会做出什么样的反应?

在新生大学里把所有《写作课笔记》封掉,然后跑到网上前者那些在你眼里事实上占了你的便宜的人;甚至声称“法庭上见”…… 等发现这一切不仅没有意义,甚至有反作用的时候,你会很难过的 —— 相信我,你跟糊涂人是没办法讲清楚道理的……

所以,我对自己的评价是这样的,你别说我是好人还是坏人,这个对你我、对这世界意义不大。我就是希望我能想得越来越清楚,我就是希望自己越来越不糊涂,这样的话,我成为好人的概率更高。我也愿意通过一些办法让身边的人想得更清楚,看得更清楚,因为我知道这样的话,他们成为好人的概率更高…… 进而,如果我身边的好人密度、浓度更高的话,我的生活会变得更好。

所以,这并不是道德优越感,我也不是道德婊,我也不是道德屌,我这其实是非常冷冰冰的经济计算:

显然,长期来看,做个好人更划算 —— 虽然过程中时不时会有短期的价值错位……

总结一下,换我是你,若是我交了钱上了课,我会怎么做呢?

  1. 也许我并不会做个“完整版的笔记” —— 因为那对我来说很浪费时间。我会想办法提炼要点。
  2. 就算我做了完整版笔记,我不会把它就那么放出去,因为无论从哪个层面上,那都不是我自己的东西,拿出去不叫分享;
  3. 若是我做了很多思考,生成了很多补充内容,那我会放出去,因为我放出去的是我的东西…… 事实上,我真做过这样的事情,我写过《成长 —— YC 创业课笔记》,后来甚至有出版社把那笔记拿去集结成册出了一本书……
  4. 但若那课程是收费的,我可能也不会把笔记就那么放出去,因为我若是有所收获,我会感激那个课程的创造者,我不能做个虚伪的人,嘴里说着谢谢,行动上却在揩他的油,这明显不符合我的价值观……

你看,定义清楚之后,对还是不对,好还是不好,常常就很显然了,或者即便没有那么显然,那判断一句也会变得显而易见。


我在得到上的栏目《通往财富自由之路》,是《七年就是一辈子》的践行版;不仅仅是关于成长、关于升级操作系统的概念与方法论,而是这一套方法论在赚钱这个领域里的实践 —— 赚钱是一种可习得的技能,但大多数人就是学不会,学校里也没人正经教,于是,认真说清楚这个技能的习得路径就变得相当有意义。

不过,以后我会想办法说得更清楚的:

这世间大多数重要的道理,都不是自动实现价值的,它们的价值实现依赖使用它们的人,受限制于使用它们的人的能力……

于是,有些道理,只能讲给一部分人听;反过来,有些道理对有些人来说,即便看到、读到、甚至有人给讲解过,也不会产生作用。


另外说一句:

道德这个东西,是用来约束自己的,不是用来约束被人的…… 约束所有人的,是法律,并且,要知道,总是有些人连法律都约束不了……

祝大家生活愉快!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演道网 » 在任何时候思考都是可以自主的–李笑来

赞 (0)
分享到:更多 ()